_coke_ 发表于 2020-9-26 16:22:24

【剧情搬运】七曜の騎士 黄金の騎士 LM金骑士(亚里亚)个人剧情翻译

本帖最后由 _coke_ 于 2021-2-16 18:42 编辑

原作者UID:41486627
原地址:https://bbs.nga.cn/read.php?tid=23368739
翻译说明:纯兴趣本位制作,因为没看过其他翻译所以可能角色名翻译和网上已有的版本有出入。
翻译正文中注明[]的为译者注释,非正文翻译。
每一句都是对应游戏里的剧情原文翻译的,抽到角色又看不懂日语的朋友可以在旁边开着游戏对应查看。
主角名称使用默认名古兰。
-​-​-​-​-​-​-​-​-​-​-​-​-​-​-​-​-​-​-​-​-​-​-​-​-​-​-​-​-​-​-​-​-​-​-​-​-​-​-​-​-​-​-​-​-​-​-​-​-​-​
主要登场角色(路莉亚和碧每次都有就略掉啦)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9/16/fkQ5-brzkK4T8S2s-2s.jpg亚里亚 CV 茅野 愛衣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9/16/fkQ5-kexsK4T8S2s-2s.jpg阿尼西塔 CV 藤田 咲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9/16/fkQ5-8o6vK4T8S2s-2s.jpg海拉克 CV 立花 慎之介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9/16/fkQ5-jlc6K4T8S2s-2s.jpg真王 CV ???
白骑士 CV???(没说话)
-​-​-​-​-​-​-​-​-​-​-​-​-​-​-​-​-​-​-​-​-​-​-​-​-​-​-​-​-​-​-​-​-​-​-​-​-​-​-​-​-​-​-​-​-​-​-​-​-​-​
→Fate epside 01 失去牙齿的野兽 ...]
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把全空的主要7个空域中的一半以上都收入麾下的国家。
王国的中枢位于同时也是直辖领土的アウライ・グランデ大空域的新島ユートピア。
亚里亚:……
在岛上的ユートピア第1宫殿,王女亚里亚・イスタバイオン深深的低下了自己的头……
亚里亚低头致意的对象,是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的主人,她的父亲真王。
真王:最近过得怎么样?亚里亚。
亚里亚:是……公务毫无延误的完成了,之后就是学习歌舞艺术等——
真王:你首先改一下这个说话方式吧。是还没习惯离开骑士的身份吗,感觉你并不是很适应。
真王:你早些彻底放下剑,学习作为王女应当学习的东西吧。要从现在开始弥补过去失去的时间。
亚里亚:……明白。
真王:努力吧。不要忘记自己的立场。
白骑士:……
结束了简短淡薄的会话之后,真王从后面的通道离开了。
亚里亚:放下剑……吗。
亚里亚至今为止都作为七曜的骑士中的一员——黄金的骑士,作为真王的一枚棋子行动。
但是在ナル・グランデ空域的グレートウォール一事中亚里亚对她的父亲真王举起了反旗。
[回忆开始]
真王:我可真惊讶……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吧?
黄金的骑士:请原谅我,陛下……
黄金的骑士:グレートウォール是过于危险的遗物……
黄金的骑士:在这里把グレートウォール的问题交给他们,我并不后悔。
真王:哦……
[回忆结束]
这之后,亚里亚被暂时藏在了イデルバ,经过了一些事以后,她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变成了不是作为黄金的骑士,而是作为既不握剑也不持枪的一介王女,为国效力。
亚里亚:(就是说,要做一个装饰品……)
阿尼西塔:亚里亚王女殿下。
亚里亚:是你们啊……
转身望到的两人,是黄金的骑士直属的军人,阿尼西塔和海拉克。
两人以端正的姿势站着,维持这个态势开始说话。
海拉克 :见到您无恙在下十分荣幸,王女殿下。
亚里亚:像这样交谈也很久违了,最近有发生什么事吗?
阿尼西塔:最近,军队中并未发生什么问题。请您安心。
海拉克 :……
亚里亚:这样……啊。那很好。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海拉克 :那个,虽然有些许僭越……请问您身体还好吗?
亚里亚:我在イデルバ已经充分的静养休息过了,现在没事了。但是……
亚里亚:很长时间都没有摸剑,或许我作为骑士已经算不上是能用得上的人了吧。
海拉克 :……
亚里亚:说起来,你们二位今天是……?
海拉克 :目前我们主要负责警备工作,正式的配属还没有决定。
这两位的配属没有决定的原因是因为亚里亚辞退了黄金的位置,回到了王女的位置上,而亚里亚本人是对这一点最为清楚不过的了。
亚里亚:警备啊……你们两位都是非常优秀的军人,这可不能说是合适的人事安排啊。
亚里亚:如果是因为黄金的骑士受到牵连, 得到不公正的安排的话,我可以……
阿尼西塔:您这样夸我们真是过奖了。但是,关于这件事,王女殿下并没有负责的义务。
阿尼西塔:这是军队内部的问题,还请您不要在意。
亚里亚:这,这样啊……对……我知道。
阿尼西塔:感谢您的关心。
亚里亚:啊啊,那么我就先……
两位对着离去的亚里亚敬礼,一直到亚里亚走过通道的转角都没有放下手。
等看不到王女的身影之后……
阿尼西塔:啊呀……我可真不习惯做这个敬礼呀。
海拉克 :我还以为刚才亚里亚大人是想询问我们两个的近况……
海拉克 :离开骑士的位置以后,亚里亚大人还是心系军队的事情呀。
阿尼西塔:不,我觉得亚里亚酱就是想问咱俩的近况呀?就是那种氛围嘛。
海拉克 :……?那你为什么要回答军队的事情呢?
阿尼西塔:兄弟你会不会来事啊?她现在是王女,而我们只是普通的军人啊?
阿尼西塔:就算以前是直属的部下,态度亲昵的讲话肯定不合适吧?
海拉克 :不,计算作为直属的部下我们也不是态度特别亲昵的那种吧……
海拉克 :但是阿尼西塔你居然这么认真纤细的考虑这件事……说实话,我好惊讶。
阿尼西塔:你什么意思啊。
海拉克 :不过说起来……回到王国的殿下变得十分安分守己了呢。
海拉克 :我能看得出她接下来决定作为王女而活的觉悟。
阿尼西塔:在イデルバ那毕竟是陛下亲自去接她~肯定很冲击吧?
海拉克 :说的也是……不过虽然对剑还有所留恋,她也对外展示了符合王女言行的态度。
阿尼西塔:就因为这个被军队的人七嘴八舌的嚼舌根呢~窝囊废啊被拔掉牙的野兽啊什么的……
海拉克 :真是不敬……他们到底把殿下当成什么了……
阿尼西塔:算啦算啦——!不过看到那个变化会这么说也是人之常情吧。
阿尼西塔:最近大家的兴趣都转移到到底谁是下一任黄金的骑士上去了哦?
亚里亚:……!
海拉克 :下一任……就算这么说,七曜的骑士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决定的事情。
海拉克 :立场上来讲,和其他的七曜骑士不同,就这样空着也不是很难想象的事吧……
阿尼西塔:所以你到底感不感兴趣啊?关于下一任到底是谁。
海拉克 :不感兴趣。只要是真王陛下认同的人,不管是谁都是符合这个位置的人选。
海拉克 :于是……我们两个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阿尼西塔:那在让我摸一会鱼。反正也没啥事可做?警卫什么的反正还有好多人呢。
海拉克 :阿尼西塔,你对任务应当采取更加真挚的——
阿尼西塔:我们啊~现在就好像飘在空中一样吧?也不属于任何部队。
海拉克 :亚里亚大人现在正作为王女认真的工作。我们的配属是这之后的事情。
海拉克 :只要黄金的骑士的后任定下来了,我们的任务自然也就定下来了。我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
阿尼西塔:我要不辞职吧~
海拉克 :什!?你在说什么傻话……
阿尼西塔:不啊我讲真的,讲真的。事到如今我也觉得和新上司搞不好关系啊什么的……
阿尼西塔:这种时候我就觉得好羡慕ファータ・グランデ空域和ナル・グランデ空域的人呀。
[注:真王的空域,从小接受什么样的教育长大接受什么样的工作都是被决定好的,所以阿尼西塔其实是无法辞职的,因为她已经被决定好了要作为军队的士兵工作,不能选择其他职业也不能辞职。]
海拉克 :阿尼西塔。你刚才说的话我就当没听到。好了,快走吧。
阿尼西塔:啊,等等!别拉我呀~
海拉克拉着阿尼西塔的胳膊回到了警卫的岗位上。
亚里亚:……
看着走远的两个士兵的身影,亚里亚仿佛在看自己过去作为黄金的骑士的日常。
就算反复压抑,这份感情也渐渐在亚里亚的心中成型。


→Fate epside 02 黄金的光辉 ...]
亚里亚・イスタバイオン从黄金的骑士这一位置离开,回归王女身份之后没多久。
即使与古兰短暂的再会而又分别,她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遵从父亲真王的指示,亚里亚平稳的生活着。
亚里亚:(公务和学习歌舞艺术虽然也很繁忙,这不缺少任何东西,也远离生杀的生活……)
亚里亚:(但是……)
亚里亚:姐姐离开了イデルバ,获得了一直朝思暮想的自由。获得了在这个国家无法得到的自由……
亚里亚:イデルバ也通过凯因他们的手变成了共和国,正在探索新的存在方式。
亚里亚:在グレートウォール救了我的命的那些人……
[回忆开始]
真王:御子啊……我们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可以实现你的悲愿。
真王:与我联手吧。为了双方的目的选择最合适的道路吧。
古兰:我拒绝。
亚里亚:他拒绝了陛下的邀请,向着自己的道路前进了。选择了自己所相信的道路……
[回忆结束]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9/16/fkQ5-l6rzK23T1kSgj-g6.jpg
亚里亚:(每当我想起各自走向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的他们,我心中的我就不断对我自己发出询问……)
亚里亚(骑士装扮):你到底在这做些什么?
亚里亚:(我心中的我是这种英武的打扮呢,而另一个我……)
亚里亚:(这是我还有所留恋的证明。也或许是我自己对我自己装出威势罢了……)
亚里亚正在心中自嘲的时候,从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
真王:……
亚里亚:……
亚里亚像往常一样退到一旁,稍稍屈膝做出觐见的姿势。
但是……
真王:……
亚里亚:……!
真王并没有把自己的女儿王女亚里亚放在眼中,只是从旁边走过。
亚里亚一直看着见到自己仿佛和见到路边的小石头没有区别的父亲渐渐走远。
而真王并未回头,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为止。
亚里亚:(特地把我作为王女放在身边,又不给任何实际的职务……)
亚里亚:(不管他跟不跟我说话,都不带任何自己的感情……)
亚里亚:(小时候的我把这视作理所当然,现在,只不过是……)
亚里亚:……觉得很不爽,对吧?
映入正在王城内行走的亚里亚的眼帘的,是装饰的镜子中照出的自己。
亚里亚:……!?
亚里亚:那个男人对你这种无所谓的态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亚里亚:时不时跟你说两句就够了吧?因为你只有这种程度的价值。
亚里亚:闭嘴……
亚里亚:你只不过是个装饰品。之前觉得做一枚棋子也好,现在连作为棋子的价值都失去了。
亚里亚:……!
亚里亚:你什么都没有。你没有姐姐那样的力量,也没有古兰那样的意志。
亚里亚:这是自然。大家都在前进,所以谁也不会来管你。
亚里亚:意志……我也是有的……
亚里亚:那我问你,你的目的是什么?
亚里亚:空空如也的你还剩什么?你想做什么?
亚里亚:我……
对着自己的询问,亚里亚哑口无言。
虽然结果很暧昧,但对亚里亚来说这是一个明确的征兆。

某天,亚里亚在王城里偶然的撞见了阿尼西塔和海拉克。
但是,他们两人与之前不同,看起来并没有在执行漫无目的的警备任务的样子。
亚里亚:你们看起来好像很忙,有什么事了吗?
海拉克 :是的……突然,从其他的部队传来了协力请求……
海拉克 :明天早上,我们就要出发前往アマト・グランデ空域,现在正在为此准备。
亚里亚:协力请求吗……?看起来不像是小事啊。
对于询问详情的亚里亚,海拉克欲言又止。
海拉克 :那个……这个本应是不该传到殿下的耳朵里的事情……
海拉克 :请求协力的部队在アマト・グランデ空域的一个小岛上负责开拓任务。
海拉克 :但是突然很多士兵被魔物袭击,现在部队已经撤退了……
海拉克 :为了度过瘴流域与他们同行的绿之骑士因为有别的任务在身而不能前往,所以就请求我们去支援……
亚里亚:是魔物吗。
海拉克 :虽然无人阵亡,但是被袭击的士兵们都没有记忆,无法对魔物进行分析……
海拉克 :个体数和种类现在都不清楚……这对我们骄傲的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兵来说实在太……
海拉克 :而且物资也发生了损失,他们简直在给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抹黑。
阿尼西塔:没事没事!我们过去三下五除二的给收拾掉就能挽回名誉了。
海拉克 :诶……?啊,我并没有不支持,我自然是赞成这么做的,可……
亚里亚:打起精神。军队的名声下落就是王国的名声下落。
海拉克 :啊……是!我明白了!
亚里亚:不要在警戒上掉以轻心,既然现在不清楚魔物的状况,稍有疏忽都有可能铸成大错。
海拉克 :是……我与阿尼西塔,一定把这点谨记在心,完成任务。
海拉克 :定会驱除魔物,洗刷污名,请静待佳音吧。
亚里亚:好的……我也觉得以你们两个的水平能无事完成任务。
阿尼西塔与海拉克再次向亚里亚敬礼,回到了任务中去。
穿过瘴流域后,他们的目的地是在アマト・グランデ空域的无人岛。
阿尼西塔和海拉克与其他的士兵们一同登上岛屿,开始寻找未知的魔物的踪迹。
海拉克 :阿尼西塔,怎么样了?有魔物的痕迹吗?
阿尼西塔:啥都没。感觉不是在这里。
海拉克 :我这里也没有……看来我们需要潜入更深处才行。
阿尼西塔:你可真认真啊……只是请求我们协助而已吧。哦,你说过要洗刷污名请静待佳音什么的来着?
海拉克 :我作为士兵,忠实于任务是理所应当的事吧……哪还需要其他理由……
海拉克 :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在和殿下说话的时候——
海拉克边说边走,这时他突然觉得脚下的草丛有些不对劲。
海拉克 :阿尼西塔!看这个……!
他脚边横躺着一个士兵,已经失去了意识,是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的士兵。
阿尼西塔:……看起来还有气。有谁还醒着吗?还是说大家都睡了?
海拉克 :究竟是什么时候下的手……别说敌人的身影了,就连气息也——
海拉克突然反射般的转身,盯着森林的深处。
海拉克 :阿尼西塔……!
阿尼西塔:我知道。这可是来了个大物件啊……
两人所发现的是深处的强烈杀气。
???:……
海拉克 :(来了……!)
在紧张的架起枪的海拉克面前,出现的是……
亚里亚:……
海拉克 :……诶?
在睁大眼睛的海拉克的面前,从森林深处现身的黄金的骑士把一坨布随便丢在地上。
亚里亚:阿尼西塔,帮大忙了。
阿尼西塔:好好~。不客气不客气。
阿尼西塔捡起来的布,是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的军服。
海拉克 :亚里亚王女殿下?这到底是……还有,这黄金的铠甲是……?
海拉克 :等等……阿尼西塔!你居然毫不惊讶,难道说……
阿尼西塔:哎呀,就是那个难道。我稍微帮了点忙来着。
阿尼西塔:帮亚里亚大人重回黄金的骑士之座。
海拉克 :哈……?
阿尼西塔:喂喂,你这么动摇算啥啊?这点事就这么惊讶,你这还配当军人啊?
海拉克 :你,你就算这么说也……亚里亚王女殿下,这在开玩笑吧……?
亚里亚:这身铠甲可不是轻到能开开玩笑就穿上身的。还有,我讨厌说玩笑话。
亚里亚:我确实是一度决定离开黄金的骑士这一位置。
亚里亚:但是作为王女的生活对我来说除了痛苦再无其他。
亚里亚:在这样的日子中,阿尼西塔,是你点醒了我。
亚里亚:关于黄金的骑士后任的话题……听了那个之后点燃了我心中的火焰。
亚里亚:黄金之座我不愿让给任何人……现在我有这一强烈的意志。
海拉克 :那个时候的对话……殿下是听到了吗?
阿尼西塔:那肯定听到了吧,我就是为了让她听到才说的。
阿尼西塔:不过并不是什么胜率很高的赌博就是了,最后还是要看亚里亚酱的想法。
亚里亚:之后我就用阿尼西塔准备的军装和登陆证混在士兵中潜入了这里。
在头脑中拼命整理预想之外的事态的海拉克,提出了一个疑问。
海拉克 :为何……要做这样的事呢?
阿尼西塔:不是说过了吗。亚里亚酱最近都没有摸剑。
阿尼西塔:所以这个岛上的魔物正好就作为复健练习,不是正好。
海拉克 :也,也太乱来了……!这可是一击就能把那么多士兵给无力化的危险魔物……
阿尼西塔:啊,这个……其实大部分都是亚里亚酱干的。
海拉克 :哈……?
亚里亚:魔物我早就已经收拾掉了。但是就打这么点魔物并不能找回以前的手感……
亚里亚:虽然是用刀背打的,但是对他们来说还挺抱歉的……这不是王女应该有的行动。
阿尼西塔:嘛,不过对这些懈怠的士兵来说,王女的怒喝不也刚刚好吗?
海拉克 :什么……!
海拉克 :不对,但是……他们说是被魔物给袭击了怎么回事……和实际不符啊……
阿尼西塔:这块可给我笑死了。好像人遇到不可理解的强大对手就会变成这样哦。
阿尼西塔:不过被一击打晕觉得是魔物干的不算是不合情理。
海拉克面带困惑和为难,抬头瞪着对面看起来心情很好的阿尼西塔。
海拉克 :我确实一早就察觉到不对了,你对着亚里亚王女殿下又恢复了往常不用敬语的那种随随便便的讲话方式。
海拉克 :但是,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阿尼西塔,你知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啊?
阿尼西塔:我当然知道。我们是黄金的骑士直属的下属吧?所以我就帮了我的上司。
海拉克 :你……难道你是因为这个所以才说和其他的上司处不好关系的吗……
阿尼西塔:是不是呢这样呢~……其实有个一半是吧?
亚里亚:关于阿尼西塔的工作态度,事到如今你就放过她吧。毕竟我也是利用了这一点。
阿尼西塔:这叫利害关系一致。想回到黄金骑士之位的亚里亚酱和不想换上司的我。
海拉克 :你在这……说什么利害关系一致呢……
对于困惑的海拉克,亚里亚拿出威严的姿态对他讲自己的想法与觉悟。
亚里亚:海拉克。你是对王国十分忠诚的士兵,因此我理解你此刻困惑。
亚里亚:但是我决定了,我决定要舍弃安宁的王宫,用这双眼睛来见证这片天空的结局。
海拉克 :天空的结局……?
亚里亚:用我以前的话来作比方的话……现在这个世界上就像洒满了无数棋子的棋盘。
亚里亚:棋局会变成什么样完全是未知数……但能够左右全空的棋子聚齐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亚里亚:到那时,下棋的和俯览整个棋局的,究竟是谁呢……
亚里亚:到了最后,陛下也只不过是盘面上的一个棋子罢了。
海拉克 :不,不敬……!把掌管几个空域的陛下,比作一介棋子……
亚里亚:陛下所在的地方,也不过是同样的一片天空,同样的舞台罢了。
亚里亚:谁也无法不做棋子从盘面上离开。
亚里亚:就算捂住眼睛堵住耳朵,谁也无法从命运终逃开……所以我至少要自己面对命运。
亚里亚:我不会再随波逐流了,我要以自己的眼睛来确认这片天空的结局。
以这句话作为结尾,亚里亚身上的杀气上涨,阿尼西塔和海拉克都收紧了气息。
亚里亚:请两位拿起武器。陪我做个复健练习的收尾吧。
海拉克 :请您再考虑一下,殿下……!
海拉克 :没有陛下的许可就要回到七曜骑士的位子上……我立场上无法坐视不理。
阿尼西塔:如果你真的想回来的话我赞成,如果输给我们两个的话,就不能让你继续了。
看着两位部下举起武器,亚里亚深吸一口气。
亚里亚:你们两个人,犯了两个错误。
海拉克 :……?
阿尼西塔:……?
亚里亚:第一,我现在已经做回黄金的骑士了,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
亚里亚:第二,……就凭你们两个,无法与我为敌。
海拉克 :……觉悟吧!

[战斗 黄金的骑士VS海拉克&阿尼西塔]

海拉克 :呜……
亚里亚:作为练习来说还不错……阿尼西塔虽然看起来总是偷懒,但是训练上却没偷懒呢。
这样说着的亚里亚声音中透露着清爽。
阿尼西塔:军队的家伙们真是看错了……这可不是被拔掉牙齿的野兽……
阿尼西塔:还说什么窝囊,这根本是在后面磨牙。亚里亚酱才是真正的黄金的骑士。
亚里亚:我从今天起就复归了。但是我不会作为陛下的棋子,而是作为我自己的棋子行动。
海拉克 :殿下,这是为什么……您对王女这一立场有什么不满吗。
亚里亚:不满……不,我并没有什么不满。王城的生活并不缺少任何东西,我反而还觉得太富足了。
亚里亚:简单来说的话……我也该脱离父亲独立了。
亚里亚:我对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任何所求了。我发现了,我现在要为了我自己而活,那个男人已经是不必要的东西了。
阿尼西塔:哇,说的可真狠啊。
亚里亚:黄金的骑士之座……是我的人生中唯一的,以自己的意志抓住的东西。
亚里亚:没有借助把数多的空域收入手中的真王的力量,也没有借助魔力异于常人的姐姐的力量,是只属于我的,我的骄傲。
海拉克 :……
亚里亚:我所剩下的东西……只有叫亚里亚的我自己这个存在。
亚里亚:所以直到生命终结为止,我绝不会把黄金的骑之座交给他人。
亚里亚说完转过头,阿尼西塔和海拉克都摆出了敬礼的姿势。
阿尼西塔:欢迎回来,亚里亚酱。从今往后还请多指教啦。
海拉克 :虽然我并未期待您的复归,但亚里亚大人的决心确实的传达给了我。
海拉克 :我还感到您的精神更上一层楼了。
海拉克 :请您原谅我之前的数多无理,还请允许我继续追随您。
亚里亚:……谢谢。
就这样决定做回黄金的骑士的亚里亚回到了新島ユートピア。
然后,她就这样穿着黄金的铠甲去见了真王。
亚里亚:……
真王:为什么……你为什么穿着铠甲?
看着女儿的真王眼中不仅没有一丝慈爱,甚至还漂浮着轻蔑。
真王:你已经不是骑士这件事,在御子离开这个王城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你了。
真王:脱掉。你没有那个资格。
亚里亚:请恕我……拒绝。
真王:嗯……?
亚里亚:虽然这可能有些不敬……我呆在这王城里又有什么用?
亚里亚:去诱惑一下御子什么的反而对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的繁荣来说是更有建设性的行动吧。
真王:……你要到御子的身边去吗?
亚里亚:我要作为黄金的骑士,以自己的意志行动。
亚里亚:当然我会为了祖国,为了这片天空而行动的,请安心。
亚里亚:那么,我就离开了。
把真王留在那,亚里亚飒爽的离去了。
海拉克 :请等一下,亚里亚大人……!对陛下那么无理是不是有点……稍微有些太过了……
察觉到部下的两人正在追着自己跑来,亚里亚停下了脚步,但是双肩却在微微颤抖。
海拉克 :亚里亚大人……?
摘下头盔的亚里亚,脸上带着轻松明快的笑容。
亚里亚: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刚才看到没有?
亚里亚:我第一次见到陛下露出那种表情……以后估计也见不到了吧。
亚里亚:不得不说……我觉得很清爽,仿佛心头的乌云放晴了一样。
看着一边回忆刚才的情景一边笑的亚里亚,两个部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阿尼西塔:亚里亚酱笑了……而且居然还笑的那 么 开 心……
海拉克 :是……
亚里亚:怎,怎么了……?我也是会笑的人呀……
阿尼西塔:是,是这样吗~
海拉克 :怎,怎么说呢……就是,我觉得您以前很少这样笑。
亚里亚:咳咳……接下来要说以后的安排。
亚里亚:接下来我要去追那个骑空团。然后准备观察古兰他们的动向。
阿尼西塔:观察……之后要干嘛?
亚里亚:如果他选择了与我的结婚的话,我这边并没有拒绝的理由。不过他大概是不会选的吧。
亚里亚:首先观察他们是否要与王国敌对……关于这一点一定要有明确的判断。
海拉克 :要准备协助军队与他们作战吗。
亚里亚:不,我打算在王国与这个骑空团之间做出选择,决定我自己究竟要跟随哪一方。
海拉克 :什……!?
阿尼西塔:这可吓着我了……不是一般的父女吵架……这可是王女牵头的反逆行为啊?
亚里亚:我想看的是这片天空的结局。比一介国家的得失更加长远,更加广阔,所以我要选择符合我期望的那个展开。
阿尼西塔:这想法可真不错。亚里亚酱,不可小瞧呀……
亚里亚:我期盼着王国的繁荣,但这不等于我要对真王言听计从。
亚里亚:只要我还是我,我就不会放弃黄金这一位置。
黄金的骑士亚里亚这样宣言着,就像是宣言她的人生重生的瞬间。
于是她追随着古兰的踪迹走出了王城,等到回头时,王国已被她抛在身后。
另一边,在宫殿的王座上,真王考虑着棋子的动向。
真王:从棋盘上掉落的棋子,又自己回到了棋盘上……
白骑士:……
真王:让棋子自己动也很有趣。即使黄金的光辉远离了也不会就此失去。
真王:竟然要与女儿比拼智慧……事情走向了我没想到的展开。
イスタバイオン王国的王与女儿变得无法相容,空中回荡着不稳的空气。
但再一次站起的黄金光辉与她的精神,成为了一片暗云中笔直的光明。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剧情搬运】七曜の騎士 黄金の騎士 LM金骑士(亚里亚)个人剧情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