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coke_ 发表于 2020-7-18 20:41:17

【剧情搬运】旅立ちの守護獅子 レオナ LM蕾欧娜个人剧情翻译

本帖最后由 _coke_ 于 2021-2-16 18:45 编辑

原作者UID:41486627
原地址:https://ngabbs.com/read.php?tid=22385943
翻译说明:纯兴趣本位制作,因为没看过其他翻译所以可能角色名翻译和网上已有的版本有出入。
翻译正文中注明[]的为译者注释,非正文翻译。
每一句都是对应游戏里的剧情原文翻译的,抽到角色又看不懂日语的朋友可以在旁边开着游戏对应查看。
主角名称使用默认名古兰。
-​-​-​-​-​-​-​-​-​-​-​-​-​-​-​-​-​-​-​-​-​-​-​-​-​-​-​-​-​-​-​-​-​-​-​-​-​-​-​-​-​-​-​-​-​-​-​-​-​-​
主要登场角色: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6/30/fkQ5-60rKnToS2s-2s.png蕾欧娜 CV山村 響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6/30/fkQ5-5h0mKpToS2s-2s.png芙利亚 CV 内田 真礼
https://img.nga.178.com/attachments/mon_202006/30/fkQ5-36kpKrToS2s-2s.png白泽 CV 堀内 賢雄
-​-​-​-​-​-​-​-​-​-​-​-​-​-​-​-​-​-​-​-​-​-​-​-​-​-​-​-​-​-​-​-​-​-​-​-​-​-​-​-​-​-​-​-​-​-​-​-​-​-​
→Fate epside 01 在破晓时整理行装 ...]
蕾欧娜:……
这里是位于芙露希尔克宫内,蕾欧娜的寝室。
在安静的房间中,蕾欧娜静静的沉睡着。
蕾欧娜:嗯…………嗯……
蕾欧娜:啊……哈……
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蕾欧娜自然的醒来了。
转头看看窗外,天空刚开始泛白。
蕾欧娜:(天还没全亮……吗)
蕾欧娜:嗯……
蕾欧娜伸展了一下身体,安静的从床上下来。
与レム王国的战争结束之后,イデルバ王国作为イデルバ共和国新生了。
对刚迎来新时代的イデルバ来说,我们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
蕾欧娜遵从得出这一结论的凯因的判断,决定离开イデルバ。
虽然由于幽世的军势袭击ナル・グランデ[第二空域],导致出发的事暂时搁置了……
现在已经解决了这一问题,蕾欧娜他们也逐渐开始进行离开的准备。
蕾欧娜:(没多久就要和凯因还有莱茵哈撒一起启程离开イデルバ……)
蕾欧娜:(白天的日程全都被会议和军务排满了,根本没时间收拾行李啊)
蕾欧娜:(感觉今天也会很忙,现在抓紧时间先随便收拾点吧……)
蕾欧娜拿起堆在屋里的大包,开始整理旅行需要的衣服与道具。
收拾好最低限度的衣服以后,她走向书架开始研究要再带上几本对旅途有用处的书籍。
蕾欧娜:野菜图鉴……魔物事典……要去不认识的岛的话,这些肯定拿着比较好吧。
蕾欧娜:(莱茵哈撒先不提,凯因有时候可粗心了,我要不好好看着肯定出事……)
蕾欧娜:(还有些什么是必要的呢……急救手册和观光指南,然后再拿上料理相关的……)
蕾欧娜:啊啊……书都掉了,得赶紧捡起来……
蕾欧娜:……诶?
蕾欧娜为了捡起掉落的书伸出手,结果发现自己手腕上的绷带已经被渗出来的血染成了红黑色。
蕾欧娜:(血……昨天的伤是裂开了吗)
[转入回忆]
蕾欧娜:哈啊啊啊啊!
魔物:嘎啊啊啊啊啊啊!
蕾欧娜:没用的。
蕾欧娜:喝啊!!
蕾欧娜:哈……哈……成功了,讨伐结束。
[回忆结束]
蕾欧娜:(回到王宫后明明接受了治疗,伤口是什么时候裂开的呢?)
蕾欧娜停下手头的事情,为了更换绷带打开了医药箱。
被魔物的爪子撕裂的皮肤上,似乎是缝合用的缝合线断掉了。
从撕裂的伤口中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但她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从手腕传来的感觉是“正常”的,仿佛从未受伤一般。
蕾欧娜:(虽然已经开始习惯这样了,但是都伤成这样了却一点也不疼果然很奇怪啊……)
蕾欧娜回想起了自己在イデルバ王国与レム王国的全面战争结束之后,与白泽交换的约定。
[转入回忆]
白泽 :蕾欧娜大人很强。您与我的王的对决,我一秒不落的收入眼中了。
白泽 :如果您能帮助我的王,我愿意提供给您更强大的力量。
白泽 :当然,获得这份力量是需要支付相应的代价的……
白泽对着刚实现了对芙利亚的复仇,双目放空看着天空的蕾欧娜提议的是,以失去痛觉为代价,随时都能引发身体潜藏的力量的方案。
但是,如果选择获得这份力量,就意味着要永远战斗下去。
这与蕾欧娜之前一直追求的普通的幸福背道而驰,相当于亲手放弃了曾经追求的幸福。
对白泽的这一沉重的选择提案,蕾欧娜几乎没有犹豫就回答了。
蕾欧娜:我以自己的正义为盾,犯下了无可挽回的错误。
蕾欧娜:仅仅为了我自己,破坏了许多人的幸福……
蕾欧娜:我并不是想伤害谁,但失去的东西已经无法挽回了。
蕾欧娜:所以……我想对自己做下的事负责。
就这样,通过掌管'认知'的星晶兽白泽的能力,蕾欧娜获得了感觉不到任何痛觉的身体。
[回忆结束]
蕾欧娜:(那之后就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如果不加以限制的话会一直战斗到吐血为止,而且就算受了很深的伤也察觉不到……)
蕾欧娜:(肯定临死之前的那个瞬间我也察觉不到吧)
蕾欧娜:(这种事要是叫凯因知道了,肯定会生气吧……)
蕾欧娜:(但已经不能回头了……失去痛觉以后,我也变了)
疼痛是身体发出的异常提醒信号,所以才会作为最难受的感觉出现。
无法感觉到这个提醒信号就意味着对自己身体的情况变化会变的迟钝。
因为有着作为军人一直受伤的经验,蕾欧娜对于这件事的重要程度本能的有所理解。
蕾欧娜:(说起来像之前那样晚上睡不着觉的日子也变少了,睡到一半惊醒的情况也没了)
蕾欧娜:(是因为和疼痛一起感觉不到疲倦了,所以也不会被逼到觉得“不行要睡了”的地步才这样吗……)
蕾欧娜:(这可真是讽刺啊,阿贝尔……)
就算身体上的痛楚消失了,心中的痛楚却没能跟着一起消失。
但这个无论如何都不会感到疼痛的事实,对处在痛苦的漩涡中的蕾欧娜来说却带来了些许安慰。
蕾欧娜:恩,绷带换好了。
蕾欧娜:……好,继续收拾行装吧!
好像要给自己转换心情一样,用明快的声音对自己说了之后,蕾欧娜重新开始收拾行李。
蕾欧娜:(马上就要去旅行了……)
蕾欧娜:(……旅行?啊,对,这个不是军队的远征是'旅行'啊)
蕾欧娜:(没有目标也不是任务,可以自由的……好期待啊)
蕾欧娜:(会不会碰到好吃的呢?想去各种各样的岛上尝尝不同岛的风味美食)
蕾欧娜:(就算在航路中也可以大家一起做饭……莱茵哈撒是不是很擅长料理来着?会让我吃他做的饭吗……)
蕾欧娜:(凯因,莱茵哈撒,再加上我。我们三个人可以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蕾欧娜:(会很快乐吧。肯定,很快乐吧……)
蕾欧娜:……
蕾欧娜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阴霾,收拾东西的手也停下了。
蕾欧娜:(应该很开心的,我应该很期待的……)
蕾欧娜:(为什么呢?偶尔总是会觉得很不安)
蕾欧娜:(真奇怪,明明イデルバ已经作为共和国重生了,变得不需要我们的力量也十分安定了)
蕾欧娜:(和レム王国也处的不错,幽世的骚动也告一段落了)
蕾欧娜:(我们也是为了能够走上新的道路,以自己的意志决定出发的,和トリッド王国崩坏的时候不同)
蕾欧娜:(明明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踏上旅途之后,生活就会变得和之前不一样,感到不安也是理所当然的。
像是为了消去这份不安一样,蕾欧娜顶着没有痛觉的身体,为了イデルバ日夜操劳。
但是无论多么努力工作都无法消去这份不安,距离出发的日子越近,这份不安在蕾欧娜的心中造成的漩涡就越大。
蕾欧娜:……
蕾欧娜:我果然无论经历多少都不能变成一个干脆的人……
蕾欧娜:比起这种事,赶紧收拾行李吧——
与蕾欧娜的手几乎同时,窗外响起了轻快的鸟鸣声。
蕾欧娜:怎么都已经早上了……怪不得觉得变亮了,差不多该出门了。
蕾欧娜:呜哇,好重……拿太多了,果然做菜的书和观光指南不该带吗?
蕾欧娜:哈啊……嘿嘿,工作结束以后再重新整理吧。
蕾欧娜把鼓鼓囊囊的背包放在架子上以后,走出了房间。


→Fate epside 02 女狮子那份强大的理由 ...]
旅行用的行李还没收拾完,就这样过了几天——
蕾欧娜被自己的部队下属的イデルバ士兵带到了グローズ岛附近的一个岛上。
士兵1:这边也出现魔物了吗……最近魔物讨伐的依赖增加了许多。
蕾欧娜:那之后就是这样吧。魔物比之前更凶暴了。
不久之前,ナル・グランデ[第二空域]的天空由于幽世的袭击而染上了黑色。
虽然幽世的军势因为古兰他们的活跃回到了他们原来的地方……
蕾欧娜:虽然击退了幽世的军势,但是他们的那股异样的气息还留着,我估计这就是原因吧……
蕾欧娜:……真麻烦。
蕾欧娜:这个岛也是交易中心之一,应该保有一定的自卫战力才对……
蕾欧娜:这次出现的魔物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对手,大家不要放松警惕。
士兵们:是!
魔物群: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蕾欧娜:接触敌人!展开横排阵型!开始迎击!
蕾欧娜:哈啊啊啊!
魔物群:嘎哦哦哦……
士兵1:喝啊!
蕾欧娜与士兵们熟练的逐个击破魔物。
士兵1:魔物群已歼灭完毕……比想象中简单。
蕾欧娜:不……虽然可能还有别的群落,但是应该还有更大型的魔物。
蕾欧娜:如果只是这样的对手,这个岛的战力应该绰绰有余才对。
蕾欧娜:保持临战态势,各队维持警……
大型的魔物:嘎哦——————!!!!
士兵2:这是什么东西!?来了个超大的!
蕾欧娜:果然……!
蕾欧娜:阵型变换,鹤翼阵!维持防守,等待机会!
士兵2:是!
大型的魔物: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兵2:什!好快……!
趁着阵型还没形成,大型的魔物冲向脱离大部队的士兵。
士兵2:可恶!……看招!
士兵2:不好……!剑被!
刺出的剑被魔物一爪击飞,落到了距离士兵很远的地方。
大型的魔物:嘎啊啊啊啊哦哦嘎——!!!
但是魔物的凶爪并没有击中士兵,而是被蕾欧娜弹开了。
士兵2:蕾欧娜大人!
蕾欧娜:趁现在!快去和那边的队伍汇合。
士兵2:是,是!
魔物群:咕噜噜噜……
士兵1:确认到新的魔物群接近!判断是由这个大型魔物率领这个集团。
蕾欧娜:直接击倒首领的话搞不好魔物会四散奔逃……逃到街上就不好了。
蕾欧娜:魔物首领由我来击破。大家对其他魔物进行包围,不要让他们逃到街上去!
士兵2:那么大型的魔物要一个人对战吗!?太危险了!
蕾欧娜:没问题,对现在的我来说,这种对手不算什么……!
蕾欧娜迅速摆好架势,冲向了大型魔物的怀中,进行猛烈的攻击。
蕾欧娜:喝!
蕾欧娜:哈!
蕾欧娜:吃我这招!
士兵2:没,没想到……那样的对手真的一个人……仿佛战争结束之后从束缚力量的紧箍咒中摆脱出来一样……
士兵1:别傻看着了,我们赶紧把成群的那些魔物解决掉。
蕾欧娜:……!咳啊……
从喉咙中传来了铁的味道。这是已经失去痛觉的身体发出的无声悲鸣。
蕾欧娜:(再这么下去拖到长期战可不行……下一招就定胜负!)
蕾欧娜:喝啊啊啊!!
大型的魔物:嘎咕啊……
士兵们:嘿呀!
几乎同时,士兵们也击倒了那些成群的魔物。
蕾欧娜:哈……哈……这样就解决了……
蕾欧娜:接下来把堵塞道路的魔物尸体挪开,我们就回去吧。
士兵1:是!
蕾欧娜与士兵们开始处理散乱的到处都是的魔物尸体。
士兵2:……
但蕾欧娜并没有发现,这之中有部下因为悔恨而咬紧了嘴唇。
完成清理魔物的工作后,蕾欧娜他们整队回到了城镇。
蕾欧娜:大家辛苦了,魔物的讨伐任务已经结束了。今天已经不早了,都回旅馆休息吧。
蕾欧娜:明天就按照之前通知的时间集合。还有人有其他的事吗?
并没有人有其他事,蕾欧娜准备就这么让大家解散时……
士兵2:蕾欧娜大人,您能重新考虑一下,不要离开イデルバ可以吗?
蕾欧娜:诶?
士兵1:喂!这不是应该现在提的话吧!
蕾欧娜:没关系,让他继续说吧。
士兵2:十分抱歉……在蕾欧娜大人和凯因将军提出要离开イデルバ时……
士兵2:我感到十分不安。这么强大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开了,我想着这之后イデルバ要怎么办呢。
士兵2:我也为了イデルバ的繁荣,每日都不懈怠的锻炼自己……
士兵2:通过今天一战的见闻,我意识到我与蕾欧娜大人的巨大差距,而且这差距并不是努力能够弥补的压倒性差距。
蕾欧娜:努力无法弥补的压倒性差距……
蕾欧娜:(他是对的……我的力量是从白泽那得到的扭曲的力量)
蕾欧娜:(但是大家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看着时刻能够拿出全力的我而感到不安)
蕾欧娜:(我完全没发现……我又只注意到自己的事了)
士兵2:我认为果然蕾欧娜大人的力量才是イデルバ所必要的。
士兵2:所以真的不能改变主意吗?继续留在イデルバ为イデルバ出力……
蕾欧娜:(……没关系。我和凯因的选择一定是正确的)
蕾欧娜露出明快的表情,来回扫视着部下们的脸。
蕾欧娜:我知道大家为イデルバ的将来感到不安。
蕾欧娜:但是请想想,现在的イデルバ已经不是王国而是共和国了。
蕾欧娜:是大家共同建设的,为了每个人的幸福努力的国家。这才是现在的イデルバ。
蕾欧娜:以一敌百的强者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虽然弱小但集合众人之力解决问题的时代开始了。
蕾欧娜:我认为集合众人的力量也是强大的一种类型。
士兵2:集合大家的力量也是强大的力量……吗……
蕾欧娜:刚才战斗,也是多亏了大家的连协,才保护了城市。
蕾欧娜:如果只有我一人,那无论如何也无法处理四散奔逃的魔物。
蕾欧娜:大家有着我个人所没有的巨大力量。这份力量才是现在的イデルバ所需要的。
蕾欧娜:正是因为如此,我和凯因才决定把イデルバ托付给大家。
士兵2:……!您是这样看待我们的吗。
士兵1:啊啊,我也从刚才的话中得到自信了。
士兵1:我觉得不应该因为我们的私愿而挽留蕾欧娜大人,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口……但是……
士兵1:我现在有自己被信任着的实感了。从这以后我要加倍努力才行!
听过蕾欧娜真挚的话语后,士兵们的脸上逐渐显露出活力的色彩。
蕾欧娜:哪天旅途到一段落,我们再回到グローズ岛的时候……
蕾欧娜:我会从现在开始期待那时看到成长起来的イデルバ共和国的样子的。
士兵2:是!我也祝愿蕾欧娜大人能达成自己旅途的目的!
蕾欧娜:旅途的目的?我的……?
士兵2:离开除了为国家着想之外,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吧?
蕾欧娜:呃,那个……我确实想过如果加入古兰的骑空团的话也不错啊……之类的
士兵2:啊啊,是那个骑空团啊,为了到达星之岛イスタルシア而穿越空域的骑空团。
士兵1:原来如此,去做骑空士……难道说蕾欧娜大人也想以星之岛イスタルシア为目标吗?
士兵2:哈哈哈,这可不得了啊。连空域都飞越,目指星之岛!不愧是蕾欧娜大人!
蕾欧娜:啊……哈哈,是啊……
蕾欧娜:(旅行的目的,吗。我确实没有想过)
蕾欧娜:(离开イデルバ和去找古兰都是凯因提出来的)
蕾欧娜:(古兰他们的旅途一定也充满各种各样的危险,我们去了一定能够帮上他的忙吧)
蕾欧娜:(但是,到底为什么呢……内心非常不安)
部下的无心之言对蕾欧娜的内心造成了很大的动摇。
蕾欧娜:(这份不安感……又来了)
蕾欧娜:(这样啊。我原来一早就察觉到自己的旅途没有目的这件事了)
蕾欧娜:(以前有为了イデルバ这个明确的目的,但离开イデルバ出去旅行就没有了)
蕾欧娜:(与旅途的目的无关,因为使用力量的意义变得暧昧起来了才会觉得不安)
士兵1:蕾欧娜大人……?对不起,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蕾欧娜:啊,不是的……什么事都没有。
蕾欧娜:就地解散吧。大家好好休息,为明天做好准备。那么我先走了。
士兵1:……?
蕾欧娜赶紧结束对话,快步离开了。
蕾欧娜:呼……呼……
???:……
晚上,蕾欧娜在远征地的旅馆睡觉,有个小小的身影来到了她的床前窥探。
???:哼哼……少见的在睡大觉呢。
???:我戳,我戳戳戳……
蕾欧娜:嗯……凯因,干嘛?要叫我起来你就叫啊……
蕾欧娜:等,谁啊!?什么时候……!?
???:真是的……对你侍奉了这么久的人问“谁啊?”是不是也太失礼了。
蕾欧娜:这声音,难道是芙利亚大人……?
芙利亚 :正是本人!好久不见了,蕾欧娜。
蕾欧娜:诶?……诶诶诶!?为什么你在这啊!?
芙利亚 :哎呀哎呀,这一副见到幽灵的惊讶表情。
蕾欧娜:肯定会惊讶吧。您为什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芙利亚 :这城市也是ナル・グランデ排的上号的交易都市啊。来买东西很普通吧?
芙利亚 :想着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去逛街了结果偶然听说你带队来这里讨伐魔物的消息……
芙利亚 :我装成天真的小女孩打听出了你住的地方,就跑来看你的睡脸了。
蕾欧娜:不,不能为了这种事就做出这么危险的行动吧!
芙利亚 :确实,如果我的行踪被真王给知道了肯定会演变成大骚动吧。
芙利亚 :但是也不是人人都能打破白泽的认知干涉,蕾欧娜要举报我吗?
蕾欧娜:那我肯定不会举报啊……
芙利亚 :那不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蕾欧娜:别随便说这种话呀……
芙利亚 :比起这个,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出去。
蕾欧娜:诶,为什么……现在还是半夜吧。
芙利亚 :总是夜晚在王宫里晃来晃去的你现在跟我说这个?
芙利亚 :快点,跟我过来。我们一起看看夜空,聊聊近况什么的吧。
芙利亚说着悄无声息的从窗户翻了出去。
蕾欧娜:哈……陛下真是一如既往啊……
跟随着蹦蹦跳跳的芙利亚的步伐走到郊外,在那出现的是白泽的身影。
白泽 :好久不见,蕾欧娜大人。
蕾欧娜:好久不见,真是在没预料到的地方再次见面了呢……
白泽 :是啊。我多次劝说过不应该在市井之地流连……
白泽 :但我的王就是不听我的劝告。感谢您配合我的王的任性。
芙利亚 :白泽你还不是一直念叨着担心之前给过力量的蕾欧娜的事。
白泽 :……这我并不否定。
蕾欧娜:真温柔啊,授予我力量的时候明明说自己既不是敌人也不是同伴。
白泽 :因为我有着授予力量给您的责任在身。那之后,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蕾欧娜叹了口气,开始诉说自己的近况。
蕾欧娜:我已经习惯了不管做什么都感觉不到疼痛这件事了。
蕾欧娜:到什么程度会倒下的这一界限,我也基本已经掌握了。
蕾欧娜:因为这份力量军务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芙利亚 :看上去也是。我听说受到幽世力量影响的魔物你也一下就给打倒了。
蕾欧娜:是的,托您的福。
蕾欧娜:虽然确实是帮到我了……
[转入回忆]
蕾欧娜:(以前有为了イデルバ这个明确的目的,但离开イデルバ出去旅行就没有了)
蕾欧娜:(与旅途的目的无关,因为使用力量的意义变得暧昧起来了才会觉得不安)
[回忆结束]
白泽 :……您有,烦恼吗?
芙利亚 :看看,全写在脸上了。我就说来见见她比较好吧。蕾欧娜,别一个人烦恼了,说出来给我听听。
蕾欧娜:……如您所察。
蕾欧娜:我是为了偿还自己的罪过才获得这份力量的,对我来说是对过去的一种诀别。
蕾欧娜:无论付出什么样的牺牲,只要有我能做的,我一定去做。我怀抱着这样的心情接受了这份力量。
蕾欧娜:但是,决定踏上旅途之后……就像看不清前路一样,我逐渐不明白要为什么东西而使用自己的力量。
蕾欧娜: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出什么不好的事吧……
芙利亚 :嗯……原来如此,来见你果然是正确的。
芙利亚 :……那么,就在那个‘不好的事’发生之前,先行一棋吧。
白泽 :明白。
芙利亚与白泽不由分说的解放了自己的强大魔力。
蕾欧娜:!芙利亚大人,这到底是……!?
芙利亚 :你迷茫不知应该为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吧?并且对不知道该怎么做的自己感到恐惧吧?
蕾欧娜:……!?
芙利亚 :这样危险的存在我不能放着不管。
芙利亚 :尽管我已退下王位不该过问,但是是由白泽给予的力量的话,就另说了。
白泽 :是……让我来履行以玩闹之心随便赐予力量的责任吧。
蕾欧娜:诶……啊……?什,什么……
芙利亚 :蕾欧娜啊,你本以坚定的决心竟动摇至此……
芙利亚 :继续这样迷茫的使用力量的话,在成为大家的威胁之前,就由我在此讨伐你吧!
随着不容质疑的语气,芙利亚周围的魔力激震一口气增强了。
蕾欧娜:(这魔力……她是认真的……!)
芙利亚 :傻站着干什么呢?杀毫无抵抗的对手也没什么乐趣可言。赶紧摆好架势,我不会等你太久。
蕾欧娜:……!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蕾欧娜:虽然我本意并不是……芙利亚大人,觉悟吧!
[战斗 VS芙利亚]
蕾欧娜:哈啊啊啊!
芙利亚 :呃……!
蕾欧娜:呃……咳啊![吐血]
芙利亚 :咳……自满的力量也就这种程度吗,我也变弱了啊。
白泽 :……我的王啊。
芙利亚 :我知道,我差不多快到极限了。
蕾欧娜:哈……哈……
芙利亚 :蕾欧娜你啊,就凭你这点本事,想拿我怎么样呢?
芙利亚 :如果你想的话,攻击我的机会要多少有多少吧。
芙利亚 :但是你没有这么做。我现在正与你进行赌上性命的战斗,这样反复给我机会的话,可是会丢掉性命的……!
蕾欧娜: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东西了!
蕾欧娜:我为了保护重要的人,也为了保护我自己!我为了保护所有的东西,才选择得到力量!选择从白泽那得到力量的!
蕾欧娜:所以直到芙利亚大人放弃杀我的想法之前,无论多少次我都会防下攻击的!
蕾欧娜:我不会杀死芙利亚大人。我也,绝不会被杀!
芙利亚 :哼……好吧。那就这样吧。
芙利亚就像是满足了一样,收起了魔力。
蕾欧娜:诶……?
白泽 :请不要误解。我的王并不是真心想杀死蕾欧娜大人的。
蕾欧娜:是,是这样吗?
芙利亚 :当然了。这也是为了点醒蕾欧娜。
芙利亚 :是为了让你振作起来不再迷茫而演了一场戏而已,懂了吗,蕾欧娜。
蕾欧娜:……不是……怎么现在提这个……
芙利亚 :在生死危机之下,你选择的是同时保护我和你两方。这就够了。
芙利亚 :如果是随便使用被授予的力量的人的话,不会对他人为了自己而牺牲产生抵触的。
芙利亚 :又或者因为从白泽那得到了力量,因此产生可以为了任何事牺牲自己的想法的话,也只不过是反过来而已。
芙利亚 :你没有选择这两种的任何一种,像我展示了你的信念。毫无疑问你合格了!
蕾欧娜:就为了看看我的信念使用了力量吗?明明是那么危险的东西……
芙利亚 :这不是没出现牺牲者吗。这就没问题啦。
芙利亚 :力量本身既不是善也不是恶,是使用者赋予了它善恶。你懂我的意思吗,蕾欧娜。
蕾欧娜:是,大概懂了……
芙利亚 :那就好。这就不算白跑一趟了。
芙利亚 :你说自己是为了守护想守护的东西而选择力量的,别再忘了啊吗,以上。
蕾欧娜:难道就是为了点醒我才来见我的吗?
芙利亚 :你怎么才发现啊,你继续一个人烦恼下去啥时候都不会懂的。
芙利亚 :因为我生下来就有的力量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利用,所以时常为此烦恼。
芙利亚 :如果是某天突然获得的力量那不是更容易烦恼了。失去使用力量的理由的我也跟你一样,是吧,白泽?
白泽 :……确实。
蕾欧娜:非常感谢,芙利亚大人,白泽。
芙利亚 :嘿嘿。别这么见外。
芙利亚带着一点玩闹的笑容,伸手抚摸着白泽的毛。
芙利亚 :白泽那双看人的眼睛是很厉害的。看出我是王之器的也是他。
芙利亚 :白泽是认同你才会给予你力量的,不要怀疑他的眼光。
蕾欧娜:是……。十分抱歉,白泽。
芙利亚 :呼……这种事就不提了。都是小问题小问题。白泽,来做椅子。我已经站不住了。
蕾欧娜:芙利亚大人……您没事吧?
芙利亚 :不可能没事吧。你还记得我们之前打起来的时候吗?
[转入回忆]
蕾欧娜:喝啊啊啊!!
芙利亚 :呃……
芙利亚 :(虽然之前就觉得忘我状态的蕾欧娜很强了,不过这也……!)
芙利亚 :(我必须解放全部的力量来应对,不然就要出大事……!)
蕾欧娜:咕啊……!
蕾欧娜:太慢了!
芙利亚 :呃……!
[会议结束]
芙利亚 :你本来只用肉身就能跟我互角了,再得到白泽的力量,谁跟你打能仿佛无事发生一样啊。
芙利亚 :你在愤怒或者是信念驱使下只向一个目标努力的时候,会发挥出连你自己都预想不到的力量。
芙利亚 :白泽给你的只不过是能够更容易的发挥这一特性的力量。
芙利亚 :你就这么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目标,这不全都给浪费了?
蕾欧娜:真是全都被您给看透了……
蕾欧娜:哈啊……突然觉得自己真是不行啊……
芙利亚 :觉得自己不行的话就别忘了刚才的那份强烈的感情。‘要守护重要之物’……对吧?
听了芙利亚的话,蕾欧娜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芙利亚 :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很强。这话有前イデルバ国王的我芙利亚来保证。你一定能保护自己重要的东西吧。
蕾欧娜:谢谢。我已经不再迷茫了。
芙利亚 :啊哈~激烈运动完了以后我都困了。
芙利亚 :白泽过来,给我靠靠……
白泽 :我的王啊,请不要在这种地方睡觉。
芙利亚 :恩…………早餐要……甜的面包……
蕾欧娜:……已经睡着了呢。
白泽 :因为是连夜赶过来的。
白泽 :我也知道了蕾欧娜大人的决心,再次确认了给予蕾欧娜大人力量是正确的决定。
白泽 :蕾欧娜大人也累了吧,快点回旅馆休息吧。
蕾欧娜:好的,那么我就回去了,白泽也多加小心。
白泽一边注意着背上的芙利亚防止她掉下来,一边飒爽的离开了。
蕾欧娜:为了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的力量……
蕾欧娜:想要和凯因一起旅行最开始也是因为这个啊。真是非常简单的理由……
蕾欧娜看了看自己身上因为刚才的战斗造成的没有痛感的伤口。
蕾欧娜:(也马上就要离开住了五年的イデルバ了,虽然有些和以前不一样了……)
蕾欧娜:(但是重要的东西一直没变。就算我变成了这样)
蕾欧娜:(一定要在正确的地方使用这份被大家认同的我的力量。要往正道前进啊)
蕾欧娜的心中产生了新的决意,像是要让自己的思念跨越遥远的旅路一般仰望着远处的夜空。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剧情搬运】旅立ちの守護獅子 レオナ LM蕾欧娜个人剧情翻译